社区教育的上海模式

作者:王伯军 彭海虹 贾红彬 杨东 

一、上海社区教育的发展阶段

1999年,国务院批转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提出“开展社区教育实验工作”。21世纪以来,上海主动迎接终身教育蓬勃发展的时代趋势,积极适应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需要,持续探索社区教育发展模式。整体而言,上海社区教育发展模式的形成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一)实验探索阶段(20002005年)

实验探索阶段的主要特点是先行先试、探索经验。20014月,上海印发《关于加强本市社区教育工作的意见》,进行顶层设计。同年9月,又印发《上海市社区学校设置暂行规定》,开始探索社区学院、社区学校的建设和运行方式。2001年,教育部正式开展社区教育实验区工作,上海市闸北区、嘉定区、浦东新区入围。目前,上海16个区全部进入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名单。 2004年,教育部印发《关于推进社区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见》,阐述了社区教育发展的目标、方法。2005年起,市教委开始推广社区教育实验项目、实验街镇工作,鼓励基层创新。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的开展使得社区教育被纳入到各级政府的规划中,获得了相关部门的认可。

(二)推广普及阶段(20062010年)

推广普及阶段的主要特点是政策引领、全面推进。20061月,上海市委市政府印发《关于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的指导意见》,将“完善社区教育”作为终身教育体系构建的首要任务,明确了社区教育在学习型社会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该阶段的主要建设成果具体体现在以下六个方面:(1)领导体制建立健全;(2)社区教育体系初步完善;(3)经费投入显著增强;(4)学习型组织创建广泛开展;(5)社区教育统计制度正式实施;(6)在线学习平台基本成型。上海的社区教育经验不断推陈出新,将社区教育推向了一个新高度,在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三)规范成型阶段(20112015年)

规范成型阶段的主要特点是完善制度、规范发展。许多在实验中形成的经验开始以制度的形式固定下来,并推广应用。 2011年,上海颁布实施《上海市终身教育促进条例》,将社区教育纳入法律保障的范畴。同年,印发《上海市学习型社会建设与终身教育促进三年行动计划》,对社区教育提出了若干要求。各区(县)也纷纷出台社区教育政策与规划,将社区教育纳入发展规划中。此外,专门推动三大平台建设:上海电视大学更名为上海开放大学,成为推动上海市学习型社会建设的服务平台;建立上海终身教育学分银行,成为各级各类教育培训成果相互衔接的沟通平台;组建上海终身教育研究院,成为终身教育的研究平台。

(四)转型创新阶段(2016年至今)

转型创新阶段的主要特点是提升品质、拓展内涵。2016年,《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教职成〔20164号)、《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等七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本市学习型社会建设的若干意见》(沪教委终〔20169号)等文件印发,成为指引社区教育在新时代发展的纲领性文件。该阶段上海社区教育工作呈现出“五个转变”:(1)从强调实体网络布局向增强服务能力转变;(2)从依靠政府主导推动向鼓励社会协同参与转变;(3)从丰富学习资源向提升学习品质转变;(4)从满足市民学习兴趣向引领市民学习需求转变;(5)从推进教育信息化向加快教育智能化转变。

二、上海社区教育的模式分析 

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市教委的具体指导下,在全市社区教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上海社区教育创造了以“体制机制与法规制度、服务指导与办学体系、师资培养与队伍建设、课程资源的建设推广、教育对象的精准服务、学习方式与教学模式、信息平台的开放共享”为核心内容的上海社区教育发展模式。

(一)体制机制与法规制度

1综合协调的管理体制

在全国率先开展社区教育的顶层设计,组建跨部门的综合管理体制和业务指导体系,进行宏观规划决策和统筹指导协调。2006年,成立由13个单位组成的“上海市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指导委员会”,2010年,在此基础上组建“上海市学习型社会建设与终身教育促进委员会”,20位市委、市政府相关委办局领导任委员会委员。市教委专门设立了终身教育处,具体承担委员会办公室的日常工作。同时各区(县)也建立了相应的组织机构,逐步形成了市区联动的终身教育管理体制。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