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已经出台。作为文件制定的参与者,我感到非常欣慰。我认为,这一文件对我国社区教育的发展将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概括而言,文件是对社区教育的过去有一个很好的总结提炼,又对社区教育的未来提出了新目标、新要求,最后要形成中国特色的社区教育发展模式。

我们应该注意到,在文件中,教育服务这个概念贯穿始终。这给我国社区教育作了明确定位,指明了发展的方向。长期以来,社区教育是教育还是学习的争论持续不断,争论不清的关键是都没有看到与传统教育的区别。社区教育和传统的学校教育有着明显的区别。开展社区教育是为了促进全民终身学习,是为社区内不同年龄层次、不同文化程度、不同收入水平的居民提供多样化的教育服务。也就是说,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应该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服务。

既然是服务,就要灵活便捷,就要把学习条件、学习资源、学习咨询送到居民身边。比如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的宅基课堂,是将原生态农村中人们聚集的地方变成了学习场所。成都市锦江区的院落学习室,是对小区聚合功能的充分拓展。当然,居民不愿到学习场所来也没关系,社区教育可提供数字化资源,在家里就可上网学习。所以,文件强调,开展社区教育应不拘泥于形式,要因地制宜因势利导

我们还应该注意到,社区教育是公益事业,文件又提到不断拓宽社区教育经费来源渠道,也就是市场参与。我认为这两者并不矛盾。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社区教育或者全民终身学习是政府需要推动、需要引导的一件事,这是无疑问的,但政府不可能大包大揽,它提供的是基本的公共服务。问题的关键是,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边界在哪里,或者提供到什么程度。如果边界厘清了,那么,边界之外的就完全可以交予市场。所以,探索政府投入、社会捐赠、学习者合理分担的社区教育投入机制,是下一步的重要任务,这也是社区教育发展专业化的一个体现。

总体而言,在我国一部分社区教育发展较快的省市,已经走过了社区教育发展的初级阶段,已解决了没钱、没人、没场所的问题。而要推进社区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就需要加强理论研究,搞清楚社区教育的特点到底是什么、社区教育应该怎么发展、社区教育如何可持续发展。如果说前期可以找几个老师,组织一些活动,大家热闹一番,那么,今后的社区教育发展应该向规范化、制度化、专业化迈进,而这是社区教育发展进程中一个很大的坎,需要做很多的研究和探索。迈过了这道坎,就有望形成中国特色的社区教育发展模式。在文件中,强调提高社区教育工作者队伍专业化水平,可以说抓住了问题的关键。